三海越_深海咸鱼

三海越/丸子,请多指教
深海咸鱼一只。
逆转裁判/喜子厨夕心成王推
V家大好/书签坑底冤魂/本命Cta
弹丸2代厨/3代游戏中
es初心者/真p泉p/杂食主泉真凛绪

等待活动结束时摸的鱼x
最后一分钟一秒掉10名
……好吓人

复个健,摸条鱼
熊本天气真是时冷时热……_(:з」∠)_

……留到最后了呢www

[逆裁]圣诞节短打(←这个蠢家伙懒得起标题

  *微妙的短打,写太快可能有笔误
  
  *OOC以及所有BUG属于我
  
  *成王美
  
  *时间线大概是4后5前
  
  All right ? ↓↓
  
  -----------------------------------------------
  
  时间是12月25日圣诞节。
  
  王泥喜法介关掉了上一秒还在吵闹个不停的闹钟,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圣诞节在日本并非法定节假日,按照平常的上班时间他这会儿早该一路狂奔冲向事务所了,然而今天他却难得地赖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来是今天气温骤降冷得他不愿意从被窝里钻出来,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个问题,喊一声“没问题”就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顺便做个发声练习。主要原因还是第二点,他上司昨天就给他打好招呼说今天可以晚去,因为今天做的是和律师无关特殊的“工作”。
  
  那个“工作”的内容其实他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在他正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美贯突然把他叫住,以要送王泥喜圣诞礼物为由又把他拽了回去。
  
  “诶?圣诞礼物?……给我的吗?”
  
  王泥喜·没谈过恋爱·法介表示女孩子给的圣诞礼物他着是第一次收到。在此之前他几乎从来不过这么一个外国的节日,最多也就是和快到年关终于结束封闭训练的葵大地通个电话。不过他还是有点小激动的,红着一张脸从笑眯眯的美贯手里接过了用口袋包好的圣诞礼物并道了声谢谢。
  
  日本人的习惯是不会当面打开礼物的,但在美贯的坚持下王泥喜还是解开了系住袋口的绳子。从里面取出来那样东西的时候王泥喜盯着那件棕黄色的驯鹿装愣了半天,在看到笑容愈发灿烂的美贯之后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是?”
  
  王泥喜将衣服抖开,在身前大概比划了一下。他不记得自己有提过自己衣服的大小,然而这驯鹿装看起来好像还挺合身。虽然这套衣服制作得并不是很精致,不过该有的鹿角和尾巴倒是一个都没有少。他本来打算看完就放回去的,但还是在美贯恳切的请求声加pikapika大眼睛的攻势下败下阵来,三两下套在了身上。
  
  “说到驯鹿的话——不是和王泥喜君很配嘛?”美贯眉眼弯弯,“比如角的地方?”
  
  “那我穿上岂不是四个角了嘛!——不对不对我那又不是角!”王泥喜抬起手打算挠挠头,一伸手就碰到了头顶上那两根填充了棉花的驯鹿角,于是只能把手收了回来。“虽然很想就这么收着算了……不过看起来又是要我做什么的样子吧?”
  
  “啊啦,被猜到了。”美贯像是要验证王泥喜的想法一样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因为明天有圣诞节特别的表演,所以助手要拜托王泥喜君啦!”
  
  “……我就知道。”王泥喜一边这么说一边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啊,”美贯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用右手食指点了点脸颊,“唔……明天的话爸爸也会去哦。”
  
  “成步堂先生也?”
  
  “怎么,不行吗?在做助手这件事上我也是前辈哦。”含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王泥喜扭过头去,是刚从里屋走出来的成步堂龙一。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这父女俩笑起来都是一个德行,对王泥喜来说总没好事。他顺手拿起了王泥喜随手丢到沙发上的袋子,在王泥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一个红色的球状物径直摁到了王泥喜的鼻头上。“……我就记得这套衣服还有个红鼻子来着,这不是挺好看的嘛。”
  
  王泥喜·红鼻头·法介:……玩我呢。
  
  “嘛,总之就是这样,明天事务所这边的工作就不用操心了。”成步堂拍了拍木在原地的小伙子的肩膀,“哔哔鲁芭的工作也不会很累,就当给你放的假好了。”
  
  ……这样的假期还是饶了我吧。
  
  预感又会被这父女俩折腾的王泥喜君在内心深深地叹了口气。
  
  时间回到现在。就算不用和平常一样早,但这个时间已经不得不出发了。难得在工作日里穿了休闲服的王泥喜将那件叠得整整齐齐的驯鹿装塞进背包里,蹬上鞋子哒哒哒地下了楼。
  
  今天还真是冷得过分,气温低也就算了居然还在没完没了地下雪。王泥喜记得这个好像叫做“白色圣诞”,大街小巷里的情侣似乎都因此欢呼雀跃兴奋不已。不过这和他没什么关系,毕竟王泥喜君单身至今还没有过女朋友。
  
  ……在这种时候听起来怎么这么凄凉呢。
  
  王泥喜摇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继续和美贯确认晚上的表演安排。说是确认,其实也没多少王泥喜要做的准备,毕竟在魔术表演上美贯绝对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虽然平常会被成步堂父女不靠谱的突发奇想折腾得够呛,但两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上拥有不输于任何人的认真。
  
  做美贯的助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轻车熟路的王泥喜君在配合完美贯的预演之后就被美贯打发出去发传单。说实话这种天气里发传单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虽然有扮成圣诞老人的成步堂陪他一起发,但某个自称上了年纪的大叔表示他的老胳膊老腿受不了寒霜的侵袭。王泥喜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心想你连车祸都毫不在意今天还穿得这么厚的你忽悠谁呢。
  
  说到成步堂今天的圣诞老人的装扮,王泥喜承认他差点没笑出来,尤其是在他刚看见成步堂时他下巴上那个贴歪了的胡子的时候。照他成步堂所长的话说这种事以前都是他一个更不着调的老朋友干的,不过既然女儿这么要求了他哪有不做的道理。
  
  只不过这个里面塞满棉花的衣服的确有些行动不便,于是王泥喜只好一个人上蹿下跳,直到傍晚才把那厚厚一叠子传单发得差不多。
  
  “呀——真是辛苦你了。”一旁早就闲下来的成步堂龙一顺手丢了瓶饮料给在大冬天里运动到气喘吁吁的王泥喜君,王泥喜接过来看到上面熟悉的葡萄汁商标后决定先把它放到一边。
  
  “不打算先去吃点什么吗?”成步堂把头上的圣诞帽摘下来搭在肩上,不服管教的刺猬头在得到空间的瞬间就竖了起来。“离表演还有点时间,晚上你还有得忙呢。”
  
  既然如此刚刚就多帮我发点传单——之类的吐槽王泥喜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不了,我随便垫垫肚子就好。”王泥喜从背包里掏出刚刚写着安排的笔记本晃了晃,“我还要再和美贯确认一遍流程。”
  
  “……还真是认真啊。”成步堂捋了一把圣诞老人的白胡子,歪着头看了看干劲满满的王泥喜君。虽然不止一次认识到他的部下有多可靠,不过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很想感叹一句。总有一天他要把事务所和照顾美贯的重担交到这个青年身上,不过对此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担心。
  
  晚上的演出如同预想一样大获成功,美贯的魔术将圣诞夜的气氛炒到了高潮。演出结束的时间对于圣诞夜来说仅仅是个开始,意犹未尽的顾客们在热烈的气氛中继续着他们的狂欢,而累了一天的王泥喜他们则决定不去人堆里凑热闹,径直打道回府——顺便去矢田吹屋吃老爹特制的拉面,当然是成步堂龙一请客。
  
  回去的路上还在下雪,不过已经小了很多。雪花被路灯橙黄色的光染成温暖的颜色。只不过落在脸上时仍旧是冷的,冻得王泥喜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对了王泥喜君,这个!”
  
  美贯在小背包里掏了掏,然后像小鹿一样轻巧地跳到了王泥喜面前,在王泥喜停下脚步的同时将一件柔软的东西套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是一条红色的围巾,由于在书包里捂了半天而带上了一点热度。
  
  “——诶?”王泥喜触摸着这条围巾,粗毛线在他手心里留下了温柔的触感。
  
  “这套驯鹿装其实是租的啦。”美贯红扑扑的脸蛋上挂着甜美的笑容,“今天多谢你了,王泥喜君,还有圣诞快乐!”
  
  “啊——诶!”突如其来的惊喜使王泥喜瞪大了眼睛,脸上腾地变作一片通红,不过那当然不是冻出来的。“谢谢,……啊!我忘了准备回礼……”
  
  “不行啊王泥喜君,你都没有想着为女孩子准备圣诞礼物的吗。”成步堂·只谈过一次恋爱·龙一托着下巴摇了摇头,一副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的样子,“唉……这可是美贯自己亲手织的,织了好久呢……”
  
  “就是啊……”美贯跟着她爹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爸爸,美贯没有收到圣诞礼物,好伤心啊……”
  
  “没关系,有爸爸给你买,买什么都行。”成步堂伸手把美贯抱在怀里揉了揉美贯的头,然后悄悄瞥了一眼一边表面满脸通红内心呈目瞪口呆.jpg状的王泥喜君。
  
  “好了好了回礼我会给的啦!”王泥喜涨红了脸,大嗓门比平常更响亮了点,“虽然我没什么钱,不过想要什么我、我尽量买就是了……”
  
  “也不用那么急啦,和新年礼物一起送也没关系。”刚刚还一脸怨念了成步堂瞬间换上了一副微笑的表情,“美贯可是很期待的哦。”
  
  旁边美贯十分配合地用力点了点头。
  
  “新年?……啊,已经年末了啊。”王泥喜突然意识到,现在离过年已经没几天了,时间过得还真是飞快。“坏了,事务所的打扫还没开始做呢!”
  
  眼看着王泥喜君突然为事务所的扫除工作烦恼了起来,成步堂一边哈哈笑着一边一个巴掌拍到了他肩膀上把他拍回了现实。“看来新一年也得拜托王泥喜君了。”
  
  “不对啦爸爸,这句话要等到新年再说哦。”美贯在一旁提醒着,成步堂龙一则在一旁打哈哈说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王泥喜看着与他相伴了快一年的这对父女,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些日子还真是奇妙得很。
  
  ——当然也很高兴。
  
  “……说的也是呢,新一年,成步堂先生,美贯,还请多多关照了。”
  
  王泥喜打从心里露出一个感到幸福的笑容。三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沿着积满雪的街道向前走,前方不远就是矢田吹屋特地等着他们回来的麦面老爹。小吃摊的灯笼发出朦胧而温馨的红光,像是在指引着他们回家的方向。
  
  马上就过年了。
  

好久没摸过鱼了。
稍微摸一下。
依旧瞎画。
想画有秋天感觉的心音。

上课摸泥鳅。

……双低马尾(?)心音。

上线冒个泡摸个鱼。
嘿咻。
ヽ(爱´∀‘爱)ノ

画渣占tag苏米嘛三。

好久没上lof了……也好久没碰板子了……啊。
主要是好烦啊最近。((一大部分原因是绝望篇吧大概。

总之姑且摸个泥鳅。草稿流注意。

想看炒鸡男前的日向君。

占个tag,各种意义上很抱歉x

背离:

田木田木:

一个手把手教你排内页的干货教程


适合无料们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适合没有经验的人阅读。提供快印a5预设数值参考。


当然有预算的太太还是建议找版工


因为最近有几个太太问接不接无料然后决定写的这个。毕竟无料基本上是白送。也不是人人都土豪。个人一直是建议无料选择无偿或者自己动手。qwq。希望能有帮助。


(准备睡了发现忘记加导出部分了,,别打我,大晚上写的糙了点。等我起床补充一些细节)

本来想摸个泥鳅证明自己还活着,但感觉其实是在证明自己死了。

……想看很御的心音。(